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QQ登录

找回密码立即注册
开启辅助访问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68|回复: 0

江南印象(记2016年端午节江南水乡三日游)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2

帖子

3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1
发表于 2016-6-29 12:57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   江南印象   作者:原野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记2016年端午节江南水乡三日游)
      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。自幼生于斯长于斯,便对那抬头望山俯首见水,外地客迷醉为山水清音的美景产生了审美疲劳,心中念念不忘的倒是江南了。
       初识江南,应该是在香山居士的词里,圈在深山里的孩子蓦然见到胜火的江花和如兰的春水,便如一副浓墨重彩的西洋画般印在心中。后来读书,那奉旨填词的柳三变,工笔描摹了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江南胜景图,更将江南印象浓得化不开了。但青春年少时有的是精力,却没有时间,那念想便一直是个梦想。再后来,心中的江南就成了淡淡的小桥流水人家的写意了,隐隐约约的,却萦绕不去。
所以,当偶然看到游历江南小镇的信息时,便没有犹豫地参与其中了。
      时在端午,按说还是初夏的季节,但炎热已经迫不及待地蔓延开来,这在小城感觉是明显的。车出山东,已隐隐有些江南的影子,视觉上的变化是房屋,挑檐的黑瓦白墙逐渐替代了红顶的四合小院,更明显的体感是湿度与温度,带有腥味的气息黏黏的弥漫在周边,无时不在提醒离家越来越远了。当跨过江阴长江大桥,便明白地知道江南到了。
       这次的行程是江南四镇。

       惠山,厚重的历史。
      惠山古镇地处无锡锡山与惠山的东北坡麓,京杭运河北流而过,应该是依据原来的古镇修缮而成。
      进入古镇,一股浓浓的历史人文气息扑面而来,厚重的让人感觉压抑。这里祠堂密布,这边是学为帝师的唐朝名相陆贽的祠堂,隔壁就遇见元代大师倪云林牌位,更有钱武肃王祠、泰山行宫等等建筑,据说仅目前发现的已经有ll8处历代祠堂建筑和重要遗迹,汇集了自唐代至民国时期的80个姓氏,180个历史名人,其数量之多、密度之高、类别之全、风貌之古朴,为国内所罕见,整个是祠堂和牌坊的丛林。
     在这些高高低低的祠堂后面,也有小桥,也有流水,也有幌子高挑的茶室,但这似乎仅仅是古镇的点缀,淹没其间了。

         同里,世俗人家
      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如果把名人荟萃的惠山比作出入豪门的贵妇,那么,同里就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小家碧玉了。
早晨的同里,没有迷人眼目的装潢,没有熙来攘往的客流,一切都是过去的样子,安静悠闲。有早起的老人在河水里捶打着衣服,有晚睡的女人惺忪着发髻蹲在河边洗涮,不是偶尔上早班的青年人骑电动自行车招摇而过,你会怀疑这是生活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电影里。
      作为景点,同里乏善可陈,商业气息淡薄,但如果在这里小憩时日,体验几天慢节奏的生活,或许可以消除现代人们身上的浮躁与戾气。



        乌镇,奢华与简陋
        最早知道乌镇,是在鲁迅茅盾等人的作品里,咿咿呀呀摇动的乌篷船,头戴毡帽撮着茴香豆的朋友,一直活跃在脑海中。
       为此,到乌镇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坐乌篷船,艄公轻轻地摇着橹,小船在河中逶迤前行,些微的风拂过,闲望着两边川流的人群,心里有点优哉游哉的惬意。离开乌镇的时候,什么也没带,除了两瓶黄酒,商标是“乌毡帽”。
      乌镇,这名字真是名副其实,走下大巴,乌镇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“乌”,乌蒙蒙的天,乌蒙蒙的树,乌蒙蒙的房顶,就连景区门口的标志性雕像也是乌的。
其实,乌镇印象最深的是财富的差距。
      坐在乌篷船里,好整以暇地欣赏着两岸的风景,一座座小桥,连绵成片的乌色的房子。河边的房子是建立在水里的,用几根长石条,立在水里,再横担上一根石条,房屋的基础就有了,然后上面就矮矮地搭建起房屋来。房顶固然是破旧的,碎瓦片片,很容易想起岁月沧桑这个词来,就连墙壁也是破旧得令人心悸,凸凸的,凹凹的,总担心在某个风雨的夜晚后,早晨会看到一片断壁颓垣的狼藉。
      与之对比明显的是,小桥都很结实,或高或矮,都很有安全感。特别留意了一下,每座桥都有名字和图案,不少的还是浮雕,很花费功夫和金钱的。
重交通而轻居住?不然。
      在临河而居的简陋的房屋后面,才是乌镇的本来面目。那里的住所前后三五进,左右几十米,雕梁画栋,前客后居,功能区域划分清楚,生活家具应有尽有,连排水的下水道石板,都雕刻上各种图案。在展出的床具里,我们竟然看到由外而内多达三层的红木雕花大床,体积远大于我们现在的卧室,你猜不透这样的人家会拥有几多财富。
在一个人流稀少的巷弄里,有一家当铺。不是现在的电视剧里宽敞明亮的样子。房子非常高大,里面沿窗搭有一米多高的架板,是伙计们工作的台面,坐在这里,可以清楚地看见外面的情形。但外面的人,只有把手里的东西高高举起,才够得到窗口。
     “我有四年多,曾经常常,——几乎是每天,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,年纪可是忘却了,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,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,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,在侮蔑里接了钱,再到一样高的柜台上给我久病的父亲去买药。”这是鲁迅在《呐喊.自序》里文字,在见到这家当铺之后有了不同以往的感触。

      西塘,烟雨or艳遇?
      人是有多面性的,小镇亦然。
      西塘的夜晚是野性的。窄窄的廊桥下和弄堂里,挤满的是人群,各个地方,各种年龄,各型服饰,各种口音,在极其暧昧的红灯笼的街道里流动。富有创意的店名,搭上流行的网络名句,布满角落的酒吧、茶吧,乱是乱了点,但比较一条街的舞吧来,算是安静的了。摇曳眯眼的灯光,震耳欲聋的音乐,穿着暴露的人们,肉虫一样在拥挤的舞台上蠕动着,不用进入里面,走在街道上就让人窒息。夜晚的西塘是年轻人的乐园。
清晨5:00,几盏灯笼还在眯着眼,过完夜生活的族群还在梦中,西塘,最迷人的面目暴露了。
      河水静谧地流着,你甚至看不出她是否在流淌。水草,一簇簇,一团团,密密地拥挤着。小桥横搭在河上,一色的青石条。勤劳的大叔,摇着小船,不时俯身,捞起水中的漂浮物。河边的廊桥蜿蜒着走向远方,河多长,桥多长。房屋,是典型的徽式建筑,白色的马头墙,青色的月牙瓦,错落有致地傍河而建。不需要什么技巧,不需要美图修饰,随便拍出照片,就是一幅淡雅的水墨山水。

        偶尔的,好色的人在自己小店的空闲里,栽植几株花草。一朵小花,那画面就活了,有了灵气,水墨画俨然成了粉彩。
天公作美,意兴阑珊时,竟然飘起了小雨,雨点落在河面,风咋起,吹皱一池縠纹。有个傲娇的姑娘撑起雨伞,袅袅地走下桥面,白娘子的故事瞬间在脑海炸起。
是江南人小巧吗,反正江南的小巷都很窄,都很长,眼光尽处,两面的墙壁好像要粘接在一起。地面上,有点湿滑了,那个深眼高颧默默彳亍着的诗人是不是就在这样的早晨,渴望逢见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,一起彷徨在悠长、悠长又寂寥的雨巷?
       西塘,在很多年轻人眼里是艳遇的天堂。可是,在这个微雨的早晨,当我徜徉其中的时候,我非常困惑:艳遇西塘还是烟雨西塘更符合她的本质?
江南忆,最忆是西塘。
(发表于2016年6月24日沂源通讯)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沂源旅行网 沂源县旅行爱好者协会论坛 ( 37032302000128

GMT+8, 2017-11-20 17:28 , Processed in 0.063667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